人妻熟女

關於部落格
人妻熟女
  • 4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新化是湘學復興之源

  本報記者 段雲行通訊員 楊慧誠   1851年,一位73歲的新化籍教書先生去世,引起了湖湘士紳的一致痛惜。10年之後,位高權重的左文襄公還在感嘆:“湘丈之歿,湖山黯然!”這位先生,就是被梁任公稱為“湘學復興導師”的鄧顯鶴——最高官職僅做過寧鄉訓導,卻被曾侯左相敬佩有加、奉為師長的“湘皋先生”、“南村老人”。    百年文獻老南村   湘皋先生的家在新化曹家鎮梓木沖。站在村頭放眼北望,黛色山巒由近及遠,村子便成了一塊群山環繞的凹地,村前還有一片不小的池塘。按古人的眼光,應該是有絕佳的風水了。   山水佳處,必出聖人。公元1778年,鄧顯鶴就出生在這裡,作為百餘年前湖南舉足輕重的人文大縣,新化縣的往日榮光似乎已黯淡,湘學復興導師的身後,更多的也是這樣一種落寞的痕跡。南村草堂,廬墓猶存,但早已是房倒屋塌,生長湘皋先生的木屋,已滿是一人多高的蒿草。唯一能見昔時之盛的,是村前那口清澈的雙眼水井和不遠處拴馬的石欄桿。湘皋先生的墓地,就在草堂前方的鄧氏祖山裡。撥開高及墓碑的秋草:“敕授修職郎顯祖考南村府君之墓”依稀可辨。   湖湘文化史上的一代巨匠,就像一位普通不過的鄉間老者,靜靜地躺在這裡。163年來,新化的土地,就這樣低調地、默無聲息地沉睡著一代湖湘文化巨匠。   湖南各歷史名縣中,新化長期為“梅山峒蠻”之地, “長沙國”人文鼎盛1000多年後,新化才踽踽來遲, “新歸王化”。而湖湘子弟共同的家園湖南,也因長期與湖北共省,與原來的省城武漢相距較遠,整體上屬於遠離中心的邊遠之地。   1664年(康熙3年),兩湖分治,湖南作為一個新興省份,百業待興。系統整理湖湘文化資源,樹立文化自信,從而承先啟後,形成湖湘意識,錘煉家國情懷,已是頭等大事。   誰能擔此大事?歷史虛席以待斯人!   仿佛是專為湖南歷史文明而來,湖南建省114年後,鄧顯鶴出生了。嘉慶9年中舉後,他並沒有沿著“學而優則仕”的老路子走下去,而是選擇了 “經世致用”之學作為一生的追求,埋頭整理湖湘文獻,開啟湘人智慧,“巋然稱楚南文獻者垂三十年”。   由曾國藩撰稿、左宗棠書丹的《新化鄧先生墓表》這樣記載他的功績:“搜訪濱資郡縣名流佳什,輯《資江耆舊集》六十四捲。東起漓源,西接黔中,北匯於江,全省之方輿略備,巨制零章,甄採略盡,為《沅湘耆舊集》二百捲。遍求周聖楷《楚寶》一書,匡謬拾遺,為《楚寶增輯考異》四十五捲。繪《鄉材經緯圖》以詔地事。詳述永明播越之臣,以旌忠烈。為《寶慶府志》百五十七捲、《武岡州志》三十四捲。”   曾國藩特別指出鄧顯鶴編輯船山遺書的貢獻:“衡陽王夫之,明季遺老,國史儒林傳列於冊首,而邦人罕能舉其姓名,乃旁求遺書,得五十餘種,為校刊者百八十卷。”   也就是說,鄧顯鶴是系統整理湖南歷史上著名哲學家王船山遺書的第一人,此書後為曾國荃主持刊印。   從鄧顯鶴開始,星星散落於歷史長河中的湖南文化遺產,有了一個集大成的系統文庫,涓涓細流匯成大湖,新化南村厥功至偉。 “四海聲名今北斗,百年文獻老南村。”左文襄的輓聯,幾可作為湘皋先生的蓋棺論定。    湖湘之盛,由此發軔   新化湘皋先生集湖湘文獻之大成,是前無古人的文化盛事,更開啟了近代以來湖南人文鼎盛的先河,為近代湖南人才的成長提供了深厚而肥沃的文化土壤。三十年皓首窮經,讓湖南士子看到了家鄉土地上深厚的文化家底,增添了無比的文化自信。與鄧先生同時代的安化人陶澍在軍政舞臺上的成功,更激起了湖南士子文化自信上的修文演武、建功立業的勃勃雄心。   湘皋先生歿後不久,湘軍興起,以儒家士子為主體的湘軍將領層,年齡上比鄧先生正好晚了一輩,其成長階段,受鄧先生所輯湖湘文獻影響既深,湘學淵源,浸入骨髓。湘軍統帥曾國藩與左宗棠,平時各有個性,但在禮敬湘皋先生上,卻出奇的一致。1864年春, 時任兩江總督,已為國家棟梁的曾國藩在戎馬之餘,飽含深情,為湘皋先生撰寫《墓表》,時任閩浙總督的左宗棠書寫並篆額。立於新化南村墓園邊的這塊珍貴墓表,以鄧先生事跡、曾國藩文章、左宗棠書法而成為湖南文化史上又一塊珍貴的“三絕碑”。   湖南人才大規模登上中國軍政舞臺,實從湘軍開始。“無湘不成軍”的現象從此延續一百多年。湘軍作為一個人才集團,直接受惠於鄧顯鶴先生的教潛潤澤。曾左彭胡等湘學淵源,依時而變,給過去偏重書齋、偏重形而上的湘學註入了經時濟世、學以致用的全新內涵。其流風遺韻,代代鋪陳,使湘人在近現代中國舞臺演出了波瀾壯闊的一幕幕。   作為湖南近代史上第一波人才高峰的領軍人物,曾侯左相對鄧湘皋先生的貢獻推崇備至,不惜以封侯拜相之尊,對“寧鄉訓導”虔誠執弟子禮。湘軍集團的核心精神,對蔡鍔將軍教澤綿長;蔡將軍輯成的《曾胡治兵語錄》,又被北伐軍人奉為寶典。中華歷史上幾百年一遇的偉人毛澤東年輕時,亦發出了“餘於近人,獨服曾文正”的感嘆。   湘學承傳脈絡,已經清晰可見!   鄧顯鶴歿後60年,湖南士子楊度困厄東瀛,隔洋看著風雨飄搖、長夜漫漫的神州大地,家國情懷油然而起,以營養不良的孱弱之身,唱出了激越豪邁的時代強音:“中國如今是希腊,湖南當作斯巴達。中國將為德意志,湖南當作普魯士。諸君諸君慎如此,莫言事急空流涕。若道中華國果亡,除非湖南人盡死。”   湘人的豪邁與擔當,躍然紙上。湘皋先生整理傳承、光大湘學的成果,其質昭彰!   梁啟超在《中國近三百年學術史》中由衷感嘆:“鄧湘皋先生之極力提倡沅湘學派,其直接影響其鄉後輩者何若?間接影響全國者何若?斯豈非明效大驗耶!”   作為孕育了湘皋先生的新化沃土,也理該讓人們掀開厚厚的歷史門帘,予以刮目相看!因為這裡,是湘學復興之源,或者更準確地說,是湘學振興之源,湘學勃興之源!   ·改革發展新亮點·  (原標題:新化是湘學復興之源) 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